重外校友︱徐德智:央视战地记者告诉你一个真实的叙利亚

重庆外国语学校



走近真实的叙利亚

为什么会想去做战地记者?
我觉得首先大家对“战地记者”这个概念有误解,因为我在叙利亚95%以上的时间其实并不在战地。虽然我们把叙利亚统称为“战区”,但是就我现在生活的大马士革来讲,平时除了偶尔听到鸣枪和迫击炮声外,基本算是比较平静的。(大马士革:叙利亚首都)


对于去战地报道,我们也会遵循很多基本原则,并不是很冒进就前去的。比如,3月去巴尔米拉战地之前我们就征询了大使馆的意见,经过同意才去的(不得不说,大使馆对于我们工作和领事保护的平衡做得很好,是我们坚强的后盾)。对于危险系数比较高的探访,也会随时和后方进行联系,更新地理位置和现场情况。当然了,说到底,做新闻当然是愿意亲临现场见证历史咯,也给自己以后的生活增加很多谈资。


每个人的人生观世界观不太一样,有的人觉得在家宅一整天是最享受的事情,有的人在家就是憋不住。我大概属于后者,而且是很疯狂的那种。“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特别能概括我工作这几年的心态。从2012年开始,我就一个人自费各种在全世界疯玩(当然我不否认我的英语足以支持我做这种事情,哈哈哈哈),前前后后大概去了近20个国家。而且我还不是那种“穷游”或者“富游”的人,我是变着方法挑战自己的进行旅游。比如花了8天时间踩自行车骑行台湾岛,比如在完全与外界隔绝的亚马孙雨林里住了4天,比如从朝鲜和韩国两侧前往板门店。

有时候看多了世界的不同,就想知道更多的世界。阿拉伯和中东就一直是我很好奇的地方,为什么这片土地上总是战火纷飞?为什么迪拜这么不适合生存还成为了国际都市?鉴于我不太喜爱阅读,很多问题我比较喜欢自己去现场找答案。像是探寻“战区”的问题,不是一场旅游可能达成的,所以在选拔驻外记者的时候,我就报名要来阿拉伯地区。


家人对你做这个的看法是什么?
支持啊。我家人已经被我锻炼得心特别大了。因为之前我每次出门旅游,都不会告诉家里人我要去哪儿。直到我更新微博啥的他们才知道。头几次家里人紧张了会儿,后来就麻木了。不过来叙利亚的时候还是叮嘱我要注意安全。


叙利亚当地的人民过得怎么样?
其实跟其他地方一样,有钱人的生活还是很潇洒,穷人也很惨。比如我们曾经去探访过一个在战争中炸断双腿的大马士革小女孩,他的家让我想到上世纪90年代外婆的房间,东西都堆在一起,几乎没有现21世纪才出现的一些工业元素和科技(比如平板电视),让我觉得时光错乱。另外,我一直觉得有两个叙利亚,一个是战火没有太波及的,比如在大马士革市区和塔尔图斯。这种地方受战争影响相对较小,所以生活趋近于平常。但是霍姆斯、阿勒颇之类已经可以说被打成塞子的地方,几乎已经没有富人的存在了,当地人的日子更惨。好多居民每天需要统一前往难民中心领取救济的饮食。


当地人对于你们媒体是持怎样的态度?
这个要分情况讨论,分很多情况。我们知道叙利亚现在分政府和反对派控制区,两个控制区的人对于不同媒体态度迥异。举例子吧,如果CNN到了反对派控制区,大家就会打开话匣子什么都说。如果是俄罗斯媒体去了,那估计生命都可能存在危险。政府区这边情况稍微好点,至少CNN来了不会有任何人身安全问题。
但是我们即便在政府控制区,采访也有难度。因为通常民众对于政治话题都非常小心,所以每次我们上街海采总会折腾一下午才能采访到六七个人。也不是说大家不想讲,更多我感觉是很失望,特别是日内瓦和谈。很多时候要做好大的工作,我们才能对采访对象进行拍摄。


出门采访会带枪吗?
不会。没枪。去玩过几次,根本打不准。所以顺便告诉大家,好莱坞一打一个准都是骗人的。


印象最深的事是什么?
当然是去巴尔米拉。理由:头一次去战场没被吓尿真该庆祝。


在叙利亚做了这么久记者,有什么感受?
在这边看到各种爆炸、废墟,真的很容易抑郁。鉴于我3年任期才过了3个月,我需要好好找找乐子,让自己一直保持积极向上的态度。


针对最近叙利亚发生的爆炸,当地政府有何举措?
首先从预防上讲,叙利亚安检站很多,其中重点安检站会配备炸弹侦测设备。由于叙利亚这几年这种汽车炸弹袭击太多,所以安检是一直都在实施的,这样的安检可能能力有限,不过总归让人放心一些。不过据我了解,有的安检站检测出炸弹后照样放行了,因为如果不放行汽车,最后的结果就跟25号一样,直接在安检站爆炸。
从善后上来讲,还是因为汽车炸弹袭击太多,所以其实叙利亚政府对这种汽车袭击的处置可以说是比较迅速且妥善的。我们25号到爆炸现场才2小时,就基本上处理的差不多了。对比一个土耳其安卡拉的爆炸,在炸弹爆炸后各国媒体还能进入现场拍摄,叙利亚早就封闭现场排查防止二次爆炸了。从这个细节你就能看出来,真是因为经历的爆炸太多,叙利亚在恐袭善后上,可以说是“世界领先”了。


对专业与新闻相关的学生,有什么建议给他们?
趁早转专业。

哈哈哈,开玩笑的。选择了这个专业,就要爱这个职业,不管它怎么虐你。如果之前是因为觉得可以采访红毯啊,坐下来跟大明星专访啊,选择的这个专业,那请调整好心态。我们接触的普通人,才是最不普通的人。祝好运。


??

年少无知的时候,我们都喜欢把“愿世界和平”当作一个笑梗,随着对社会认知的增强、明白的事情越来越多,“愿世界和平”真的成为了我们内心的真实诉求。

每个人都很可爱,愿你能时常被温柔相待,也愿工作在前线的各位平安。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贺州学院

感谢钟艳老师提供线索


“重外校友”推荐阅读


范先荣:推进中国特色大国外交

项晓炜:为祖国的外交事业献力

夏吉宣:让世界听到中国"好声音"

杨媛草:让中国传媒走向世界的女人

徐思伟:临危受命的中钢集团掌门人

张剑:我在重外的教育体验

秦力洪:放弃千万年薪造中国的第一辆特斯拉

桑涛:用芒草点燃吕梁山生物质能源的新希望

谢戎彬:向世界表述真实的中国

龙瑾:青春不为状元头衔所束缚

郑佳:重庆市高考状元追梦不止

艾宁:哈佛大学博士,奥巴马小师弟

刘汝佳:致我们留在外语校的青春

罗曼、罗兰:从清华大学到哈佛杜克

张璐:从文科“转行”学建筑,从清华到哈佛

刘明侦:90后牛津博士入选国家“千人计划”


1963年周恩来总理首倡并亲笔批示全国首批创办的外国语学校(全国七所之一),1981年成为四川省首批办好的重点中学,1997年成为重庆市教委直属重点中学,2001年成为教育部指定的20%高三学生享有保送资格学校(全国十六所之一)。


    阅读原文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